18禁app永久免费观看

“我……”高逸的话刚要说出,最后却还是咽了下去,最后他点了一下头,“她说了,小花,”他突然握紧了夏若心的手,“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真的不知道。”

他的声音很是干涩,就如同含了什么沙子一样,沙的难忍,沙的难受。

夏若心眨了一下眼睛,笑意染尽了她的唇角,“我也才是刚回来呢,卡也是不久前才是补办好的,不然你还真的联系不到我,因为我伤是在腿上,所以不方便出来,我又不好意思麻烦吴姐,所以只能等到伤好了之后,才是出来的。”

这样的借口,她说的很像真的,其实是不是真的,谁又能知道,

而她一见高逸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知道高逸是信了,只是夏若心却是知道了,如果此时她面前坐着的不是高逸,而换成了楚律的话,可能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话,他不会信

当是高逸刚想要再次开口之是,自己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明明是柔和音乐声,可是在他的耳中,就是刺耳,就是压抑。他拿出了手机,一见上面的名子,眸内的光线也是跟着暗了一暗。

他站了起来,并没有当着夏若心的面去接电话,而电话接通,电话那边的声音就跟着传来,卫兰焦急的声音,“小逸,你快回来一次,烙音不是太舒服,医生说,孩子可能会流产……”而说到这里,卫兰的都是跟着哽咽了起来,她的孙子,她的孙子啊,千万不能出事,不然让她怎么办,让她对的起的死去的白辰风。

“妈,你别急,我马上就回去。”

高逸的面上以也不由的染上了一些焦急,当是他回头想要对夏若心说什么之时,夏若心却是站了来,高逸,你是不是有病人啊。

她装成不知道的问着,其实她隐约的是听到了,白烙音肚子里面的孩子好像是出事了,但是,她不会点破,如果这是给对方的尊言的话,她会给。

高逸的牙齿轻咬了一下,他将自己的手指跟着握紧。

然后抬起脸,艰难的说道,“对不起若心,是医院里面出了事,我要先回去一次,等到了忙完了,我会过来的。”

眼镜萌娃粉艳动人

“好,”夏若心依旧是笑的淡淡的,唇角挂着的弧度也很是完美,几乎都是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高逸连忙的向门口走去,心里担心着白洛音,还有白洛音肚子里面的孩子,明明早上的时候的,都是好的,只是为什么现在却是出事了?

他现在心心念的都是白洛音,还有孩子,可是却是忽视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而在他的身后,夏若心脸上的笑意,也是从他的一转身就开始收了起来。

她再是端起了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杯内的水,一间房门被打开,小雨点登登的下了楼,然后跑了过来,抱住了妈妈的腿。

“我家宝宝醒了啊?”夏若心对着女儿恬淡的笑着,而此时她的笑,才是真心的,才是真实的,而非是……

刻意的。

她给女儿换了一件衣服,小姑娘长的很漂亮,白白嫩嫩的,是个软呼呼的灌汤小包子。再是拉住了她的小手。

“妈妈,我们去哪里?”小雨点拉了拉自己的头上的小帽子,短短的小腿跟着妈妈一起走着。

夏若心叹了一声,“找你爸爸啊。”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女儿还是她一个人的,可是现在却是要同别人分女儿,让她实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她知道,小雨点现在对于楚律的感情很深,她不可能要女儿选择,要爸爸,还是要妈妈。

这话她说不出来

这事她也是做不出来。

果然的,小雨点一听要找爸爸,一双眼睛都是亮了起来,而当他一见从远处开过来的车子之时,也是松开夏若心的手,向那辆车子跑了过出。

因为她知道,这是爸爸的车车的。

楚律停下了车子,他走了下来,伸出手就将女儿抱了起来。

“想不想爸爸?”他亲了亲女儿的小脸,一直都是平静的疏远,也是因为见到了女儿,而感觉有了几分温度

“想,”小雨点糯糯的说着,也是楼紧了爸爸的脖子,将自己的小脸埋在了爸爸的脖子上面,

“爸爸为什么不来看小雨点呢,是不是不要小雨点了?”她吸了吸自己的小鼻子,最不能忍受分别。

楚律将视线放在了夏若心的身上,那一抹似笑非笑,让夏若心有些尴尬,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控诉她吗?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归根就底,还不是楚家的犯的错,如今,他这是在抱怨她让女儿差一些就没爸没妈吗?

想到此,她的视线微微一冷,楚律轻一愣,可能也是感觉出来了,夏若心这是想到了什么。

而他将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似乎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话题。

他抒了下女儿头上的小帽子,走了,宝贝儿,爸爸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看女儿的,可不是为了同女儿的妈吵架的。

当然,楚律不是笨蛋,忙的时候当然,放松的时候也要松。

所以,他装沉默,只是希望夏若心将这一幕快速的揭了过去。

饭桌上面,夏若心习惯的给女儿的去了鱼刺,再是放在了女儿的小碗里面。

“谢谢妈妈,”小雨点现在越是来越是懂礼貌了,她乖乖的吃着鱼,当着父母中间的调节品,当然也是一个不亮的小灯炮。

“他信了,”楚律端过了一杯牛奶,喝着,当然这是真的牛奶,则非是他女儿的奶粉,他可不敢将女儿的奶粉带出来,否则,怕是他楚大总裁的脸也都是要被一包奶粉给丢尽了。

“他不应该信吗,”夏若心反问着楚律,“看看,这是多么完美的谎言啊,我自己都是差不多要信了,更何况是他。”

“是吗,你认为完美了?”楚律放下了杯子,他的黑眸一直都是刺入人心的笃定,为什么吴纱起初不将你说出来,为什么吴纱不让你出来,他都是没有想过,没有无原无故的敌意,虽然说,这时当时你的要求,吴纱不可能不明白,便是最应该明白的,那个人偏生的现在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