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三原肃着脸,应了一声,直接把那些补品统统拎起,往院子里丢了出去。

自然会有人去收拾院子。

阮明姿饶是不太关系这些宫廷内帷的事,她也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跟甘太后?”

她觉得这并非是在关心桓白瑜,而是眼下她在桓白瑜府里养病,怕甘太后已经把她划到了桓白瑜那边去,她总得小心一些,对吧?

桓白瑜沉默了下,没有去看阮明姿的眼睛,这才道:“……先前指使旁人把你掳走并下毒的那人,姓黄,是个内监……在寿安宫当差。”

阮明姿向来聪慧,明白了桓白瑜话里的未尽之意。

她慢慢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

寿安宫便是甘太后的宫殿,意思是,她中毒这事,还同甘太后脱不开干系?

这会儿的功夫,晋三原也已经扔完那堆补品回来了。阮明姿想起先前甄嬷嬷那些话,有点无语。

这甘太后什么意思啊?

火车站前白衣天使柳铃铛清纯阳光少女写真图片

桓白瑜沉默了半晌,这才道:“不过你不必担心。甘氏尚且不会明着同我作对。”

阮明姿看了一眼桓白瑜,没说话。

晋三原见他们殿下同阮姑娘提到了甘太后的事,赶紧给他家殿下找补:“……阮姑娘莫要误会。那几个害了阮姑娘的,眼下还在水牢泡着,等着阮姑娘身子好些了发落他们。”

阮明姿这才慢吞吞道:“我没有误会。是不是甘太后想往丰亲王府这塞眼线,结果送来的女人你们殿下都不满意,所以那几个死太监便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你们这般关着他们,就不怕甘太后,找你们麻烦吗?”

她并没有觉得,桓白瑜会因为对方是甘太后的人,就放他们一马。

桓白瑜眉宇间的神色越发冷了:“她若是想找麻烦,尽管冲着我来便是。”

晋三原也在旁边道:“阮姑娘莫要忧虑,我们丰亲王府,也不是旁人想动就能动的。”

阮明姿想起去年救起阿礁时,阿礁身上的伤。

她后面知道了桓白瑜乃是大兴唯一亲王的身份后,时常在想,这般煊赫的身份,怎还会有那般仇敌?

眼下看来,或许正是这般煊赫的身份——

阮明姿停下发散的思维,垂下眼,没有说话。

桓白瑜在阮明姿内室里待得总不自在,他沉默的起了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晋三原忙也跟着起来,又转过头去嘱咐阮明姿:“阮姑娘好好休息。莫要多想。”

阮明姿微笑着应了一声。

珠帘响动,屋子里一时间又只剩下了阮明姿跟绮宁。

绮宁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显然还没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原来这事,还跟太后娘娘有干系啊……”

“是啊,我这张脸,可是让我受够了无妄之灾。”阮明姿也忍不住轻轻一叹。

不过作为一个颜狗,有这么一张脸,阮明姿叹气归叹气,自然还是很喜欢的。

她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转头倒是问起了今儿刚出去过一趟的绮宁:“青轶那边有消息了吗?”

绮宁摇了摇头:“没呢。”

算着日子,琼崖那边的管事青轶,应是这几日就到了。

偏生阮明姿眼下在丰亲王府养身子,前两日她刚醒来时,就跟晋三原提议过,想要回她那小院休养。

晋三原当时满脸愁绪,“阮姑娘,眼下你身子这样,回去哪有我们王府的条件好?不说旁的,最起码要是有什么变故,找太医也方便啊……你这次算是被旁人针对我们丰亲王府的诡计波及到了,算起来也是我们欠你的。你只管安心在府里养伤……除非阮姑娘生我们王府的气。”

这话说得,阮明姿哪里还能再说什么回去的话。

这一住就是三日。

阮明姿生怕跟青轶错过,倒是时常让绮宁出府去看看。

又从绮宁口中听到还没有青轶的消息,阮明姿也没了法子,只能安心在丰亲王府养病。

只是,在丰亲王府养病的第四日,绮宁有些尴尬的带回了两个小姑娘。

是封彩月跟兰霜。

封彩月还不知道阮明姿中毒的事,她只是心血来潮,带着兰霜去找阮明姿玩,结果在小院门口敲了好久的门,也没见有人来开门。

反倒是左邻右舍,有人出来同她说,这几日这一对兄妹有事,妹妹好似是出去走亲戚了,哥哥倒是偶尔会回来看一眼。若这会儿还没人敲门,应是无人在家。

一听阮明姿出去走亲戚了,虽说封彩月觉得有些扯,阮明姿在京里头哪来的亲戚,应该是去忙什么事了寻的幌子。

不管怎么说,不在家是铁定的了。

封彩月正要悻悻回府时,也是巧了,就见着绮宁从巷口往这边走。

堪称是峰回路转,封彩月连忙把绮宁给按住盘问起来。

绮宁倒觉得,阮明姿在丰亲王府养身子,平日里他还要出来看看青轶那边的动静,阮明姿一人也怪无聊的。

再加上封彩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有些缠人,绮宁便索性把封彩月跟兰霜带到了丰亲王府。

封彩月在看到丰亲王府的匾额时,也有些傻。

“你说,明姿姐姐在丰亲王府里?”封彩月咽了口唾沫。

绮宁点了点头,“先前你明姿姐姐不慎被小人暗算,中了毒,幸得丰亲王高义,救了她,眼下她正在丰亲王府里面养身子,彩月你还要去看吗?”

都到这门前了,封彩月虽说有些怵桓白瑜,但一想,她的明姿姐姐孤零零的在丰亲王府养身子,她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想到这儿,封彩月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坚定道:“我要去看明姿姐姐。”

绮宁忍不住露出个笑来:“那好,你且在这等着,我先去问问晋大人。”

封彩月无比乖巧的应了一声,同兰霜坐在马车里,等着绮宁的回话。

绮宁神色微微一正,进了丰亲王府。

对,他其实是有意带封彩月过来的。

虽说阮明姿跟桓白瑜,看着很不一般,但阮明姿到底是个名声清白的姑娘家,眼下在丰亲王府养身子的事,既然能被甘太后知道,想来还会被更多人知道。

眼下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带封彩月进去,也算是从侧面证明,阮明姿在丰亲王府只是养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