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原著不同的是,这次当今很大方,让元春在省亲别院住一晚,等第二天再回宫。

荣府一行于凌晨退出省亲别院,这里被宫里来的护卫,还有宫人围得满满当当。

贾琮打算直接走人,却被链二拉住有话要说。

至于老太太和二太太等人,直接与大房一行分道扬镳,言笑晏晏精神抖擞。

“你小子干什么呢,怎么能在娘娘跟前说那些话?”

回到将军府的院子,正堂这依旧灯火通明,大老爷和大太太直接回房休息,他们可没精力熬夜。

链二拉着贾琮坐下,让王熙凤整了点下酒菜,两兄弟对桌而饮,开口便埋怨起来。

“不说这个说什么?”

贾琮淡然道:“链二哥,你觉得,娘娘想听什么?”

链二有些迟疑,不确定道:“应该是家族和睦,蒸蒸日上的兴旺吧!”

“荣府算的上家族和睦么?”

“这个,起码表面上的关系还算可以!”

美女桃桃

“那荣府算的上蒸蒸日上,兴旺发达么?”

“也该,也沾点边吧!”

越说,链二越是心虚,这时候王熙凤和平儿端着几盘小菜过来,直接往旁边一坐,好奇道:“你们哥俩说什么呢?”

贾琮嘿嘿轻笑,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那三弟你说,娘娘想听什么?”

王熙凤一双凤眉微杨,反问道:“莫非你知道不成?”

“应该猜到了一点点!”

贾琮也没客气,往嘴里塞了点小菜,吞下后悠然道:“娘娘应该想要知晓,府里实实在在的力量!”

他就是这么做的,将建造省亲别院的一些事情说了一下,重点还是一帮表现出色的小弟,按照工部的特殊渠道进入其中任职的事情。

当时虽然隔着珠帘,可贾琮依旧敏锐察觉元春的心情不错。

这才是,她想知道的实在力量!

“几个九品小官罢了,难道娘娘还看重这点不成?”

王熙凤嗤笑道:“没得叫娘娘身边的宫人不屑!”

呵呵……

又是一个喜欢玩表面光鲜那套的存在,什么样的风光比得上宫里的耀眼?

“链二哥,你怎么看?”

贾琮不置可否,直接把问题抛给了链二。

“三弟的意思是,娘娘更希望看到,咱们贾氏一族在朝堂上的力量越来越强?”

链二反应过来,沉声道:“也就是说,娘娘需要外朝力量的支援?”

说到这里,他自己忍不住吓了一跳。

“说什么胡话呢,娘娘怎么可能要外朝的力量支援?”

王熙凤白眼一翻,嗤笑道:“有我叔父呢,外朝的力量也不差吧!”

“可惜,王大人巡视九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贾琮也没客气,悠然道:“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娘娘怎么上位的想必二嫂子应该有所了解,没有一儿半女,又没有当今的重视,日子怎么可能太好过?”

王熙凤的脸色有些难看,可贾琮的话说得在理,她也不好胡搅蛮缠。

“三弟,你说的那些话,就不怕被娘娘身边的宫人听去?”

这时候,链二突然开口沉声道:“要是他们回宫后说给当今的话……”

“那又如何,我做的事情光明正大,当今知晓了还会刻意针对几个工部九品小官不成?”

“怕是会有不好的印象!”

“无所谓了,只要咱们自身强大,又没有出格举动,就算当今不满也是无可奈何!”

“你这话,有些过了啊!”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当今纳元春姐姐,还一口气捧到妃位,本就没安好心!”

“可那毕竟是皇帝!”

“……”

王熙凤坐在一旁睁大眼睛,满心震惊半晌说不出话。

都说她胆子大,可今天她才知晓什么是真正的胆大包天。

她都听到了什么,不管是链二还是贾琮,兄弟俩说起当今时,语气中没有丝毫敬畏。

什么,是不是她听错了,贾琮这小子竟然说元春封妃,竟然是当今不怀好意所为?

链二还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这家伙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

难得的,一向好强的王熙凤,并没有立即发飙,想要知道一切,而是静静聆听兄弟俩的对话。

贾琮嘿嘿笑道:“不管当今是什么想法,既然给了名义也给了机会,咱们就不能放过!”

链二好奇道:“三弟的意思,就是快速提拔你那批塞进工部,顺天府衙还有五城兵马司的小弟么?”

“不错!”

贾琮直言不讳道:“若是他们能在几年之内,全部成为七品甚至六品的实权官员,这就是一股不弱力量!”

链二眼神一闪,直接问道:“那我呢?”

“肯定已经是三品大员!”

贾琮斩钉截铁道:“到时候链二哥的手下,怎么能没有摇旗呐喊的小弟?”

链二笑得很开怀,满意道:“如此甚好!”

将几碟小菜一扫而空,贾琮拍拍屁股去客房休息去了,这边王熙凤却没有放过链二的意思,非要他说个明白不可。

“有什么好说的?”

链二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元春娘娘封妃也一年多了,可你看看我还有二老爷的官职,都没有丝毫动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王熙凤一滞,不满道:“宫里妃嫔的家人,混得不如意的可不少!”

“他们那是从白身一跃而起算是恩赏,可我和二老爷都是京中实权官职!”

链二嗤笑道:“二老爷那个鸿胪寺卿可以不提,但我的顺天府丞位置可是实打实的重要职位,而且最近几年表现也不差,如果娘娘真的受重视的话,起码也混成了三品大员了.”

“也就是说,娘娘对你的官位提升没多少作用?”

王熙凤脸色微变,提到娘娘二字时也少了几分恭敬。

“那倒不至于!”

链二摇头道:“若是有机会的话,旁人想要往我身上泼污水,也的掂量掂量后果!”

“那又如何?”

“等我成为三品大员,对娘娘的帮助就大了,当今就是给我面子,都会高看娘娘一眼,到时候接触多了娘娘的话语权也就大了,这就是所谓的内外联合!”

“那就是说,眼下娘娘的处境不是很好?”

“那也是宫妃,你还的恭敬着点,若是叫娘娘察觉到了,她成事可能不足,但坏事却是轻易得紧,你可别犯浑给我招灾惹祸!”

“我是那样的人么?”

“所以说,三弟看的清楚啊,这次也幸好他提醒了我,免得以后以为有了娘娘庇护,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可惜了,我还以为宫里有个娘娘,府里就能再次兴盛起来,没想到里头的门道这么多!”

“打铁还需自身硬,娘娘没有一儿半女前,只能作为一种最后时刻拼命的威慑,眼下还的靠自己!”

“……”

显然,这一晚府里不少人都没睡安稳,或者说兴奋得睡不着,这其中自然不包括贾琮。

起个大早的他,在将军府正堂前的空地练了一阵武,然后和大老爷以及链二一起吃了顿丰盛早膳,便拍拍屁股走人。

至于大太太和王熙凤,一早就得到荣庆堂侍候。

接下来陪伴元春娘娘的事情,自然没贾琮什么事,他也乐得清闲直接回家了。

倒是在荣府大门口,又遇到了那位护卫打扮的道门修士。

这次,他停下脚步直接问道:“阁下怎么称呼?”

陈供奉明显有些紧张,一双因为没睡好而密布血丝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缓声开口:“贫道姓陈!”

“原来是陈道长,不知道长在哪修行啊?”

贾琮来了兴趣,干脆清陈供奉在门房说话,好奇道:“之前我遇到个跛足道人,修为可能比道长要高,但气息不如道长来得纯正!”

“贫道出身茅山!”

陈供奉微微笑道:“不知公子有何贵干?”

至于贾琮口中的跛足道人,他根本就没兴趣知晓,很有那么点子名门正派,看不上散修野道的架势。

“道长是否修炼了精神异术?”

贾琮也没客气,正好门房没有旁人,直言不讳道:“我从道长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

“精神异术?”

陈供奉的脸色有些难看,没好气道:“贫道修炼的,乃是玄门正宗之法,可不是什么‘精神异术’!”

若非他对贾琮这个身具白虎之运的家伙有些兴趣,就冲这厮十分失礼的话,就足以叫他出手教训了。

玄门正宗,岂容冒犯?

“抱歉抱歉,小子不了解道门的一些忌讳,说错了话还请道长不要见怪!”

贾琮连忙开口道歉,态度十分诚恳,一点都没有以力逞强的意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贾琮已经诚恳道歉,陈供奉也没揪着不放的意思,没得叫人小瞧了。

只是,他也没开口,示意贾琮有什么话直说就成。

“我对道门修炼之法很有兴趣,不知道长可否传授一二?”

贾琮果真够直接,丝毫都没有难为情的意思,直接道明了心中想法。

你这,也太直接了吧!

陈供奉一时无言,很快反应过来,笑道:“贾公子,你是想拜入茅山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