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柱山之行,李宇晨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加上他自己,一共也就七人而已。但是,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余的六人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化婴期存在。

十八僧里面,他带了三个,分别是圆见、圆明和圆清。这三个,都是化婴中期的高手。其余三人,分别是仓舒老人、羊骨老怪和杨彪,都是化婴初期的存在。

此时,羊骨老怪等人已经返回到了宗门之内,那一批半步化婴的老怪物们都已经成功地进阶化婴,只有一个人老怪物非常倒霉,陨落在了最后的雷劫之中。不过,一下子多了十几个化婴期,也是十分了得的事情。所以,早在当初登陆的时候,李宇晨就已经做好了安排,等到众人成功进阶之后,化整为零地悄悄潜回炎龙宗驻地。

本来,薛雯雯等人也想让李宇晨带着她们一起参加大会的,但是考虑到大会上不会太平,以他们还没有结丹的修为,一旦发生了事情,十有八九会成为了李宇晨等人的累赘,自身的的生命也会很受威胁。权衡之后,李宇晨拒绝了她们的要求。

不过,为了锻炼她们的战斗力,李宇晨还是让圆觉大和尚另外派人带着薛雯雯等人外出历练,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守护之人绝不出手。

按照请帖上的指示,李宇晨等人首先来到了天柱山脚下的天柱山公园门口。这是一个世俗的公园,享有AAAAA级景区的待遇和名声,所以人流很多。

不过,这个天柱山景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天柱山所在,它只能算着是天柱山入口处的一个幌子,是遮人耳目用的。

按照要求,李宇晨等人都购买了一张入园门票,一人三百块,价钱已经不便宜了!

拿着门票,检票进门之后,李宇晨等人很快就混入到了旅游的人群之中。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在出发的时候,诸如圆见、圆明和圆清等人,都进行了装束上的变化,带着旅游帽,穿着登山服,拿着登山杖,完就是一群游山玩水的退休老干部的样子。

人流最密集的地方,自然是在山下。李宇晨等人自然不会在山下多停留,很快就沿着开凿好的石阶来到了半山腰上。到了这个地方,游人已经少了很多,前面的路也出现了分叉。其中一条,是标明了给游人走的旅游路线。

到了这里之后,李宇晨等人看到左右无人之后,转身就朝着另外的一条路上走了过去。这条路,是专门留给前来参加大会的人走的,顺着这条路一路走去,就能够找到真正的天柱上所在。当然,也不用担心有好奇的游人走到这条路上来,主办方早就做好了安排。如果是好奇的游人不小心走到了这条路上,没多远之后,他就会看到路断了。当然,这自然是被认为设置的障眼法。

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

气质美女手持佛珠唯美写真宛如世外仙子

这是古人形容天柱山上的天柱峰的,天柱山,奇峰出奇云,秀水含秀气。确实是一处难得的修真福地。

当李宇晨等人踏入真正的天柱山范围之内的时候,顿时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的不简单。不说那奇峰怪石,不说那珍花异草,就说那空气中弥漫着的灵气,就与外界完不同。踏足之地,马上就有一种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的感觉。与那外界污浊的空气,充满了雾霾气息的空间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神仙世界。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充满了灵气的空气,李宇晨也不由得感慨,华夏大地,地大物博神奇多,自己真的是有太多的无知了。

李宇晨等人到达的时间其实已经算是偏晚了的,其实,绝大部分门派的人马,早几天之前就已经到了这里。这也是为何之前一路上李宇晨并没有遇到其他同路者的缘故。

“霸下龙卫!”

李宇晨刚刚走进接待区,就有人直接叫出了他在炎黄龙局中的职位。叫出李宇晨的,是一个中年人,李宇晨注意到,此人身上带着炎黄龙局的标识,应该是龙局的某个队员,不过他并不认识此人。

“你是?”李宇晨只好开口询问到。

“报告霸下龙卫!属下田野,属下是一个月之前才加入龙局的,所以龙卫您不认识我并不奇怪!”田野主动解释到。

“一个月前刚加入的~!只是,你又是如何认识我的!”李宇晨有些好奇地问到。他自己一离开就是将近两个月,与第三代龙主都没有联系过,对方一个新人居然一眼就认出了他来,确实有点好奇!

“报告龙卫!我们在参加培训的时候,学习过龙卫您的战斗视频,也了解过您的故事,所以一看到您本人,我就认出您来了!对了,这次负责这边具体事务的是囚牛龙卫和嘲风龙卫。”田野倒是实在,不等李宇晨多问,就将龙局在这边的负责人说了出来,显然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想到李宇晨还有其他的身份。

“这样啊!那很好!田野,麻烦你先给我的人安排一处地方,对了,他们不属于龙局,按照参加大会的门派待遇安排,这是他们的请帖!另外,你把二位龙卫的位置告诉我,我过去找他们一下!”李宇晨直接对田野吩

咐到。

“是,属下马上就办!”田野心中虽然十分好奇,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多问,马上就接过那张本属于铁枪门的请帖,给圆见等人办理起住宿的手续来。当然,在这之前,他也没有忘记另外安排了一个服务人员带着李宇晨去找另外两位龙卫。

“李老弟!真的是你!太好了!你能过来,简直太好了!”

突然看到李宇晨,嘲风龙卫鸿庆子激动不已,拉着李宇晨的手,哈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人似乎在刹那之间都放松了不少。

鸿庆子的表现,让站在一边的刘飞心中颇感不爽。但是, 刘飞也很清楚,自己已经与李宇晨相差太多。所以,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态度上也自然没有鸿庆子那么热情了!

“报告二位龙卫,丙二区的那些家伙又闹起来了!”

鸿庆子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一个炎黄龙局的队员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紧张地大声报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