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暗门就恰恰在台阶下方一侧的酒柜后面,而启动的机关就是这堵从顶到底儿的酒柜前面那个吧台?

吧台后的高脚圆凳上。

只要不是连五十斤不到,或者说超过两百斤的人坐到上面,连着逆时针方向转个七圈,再倒转一圈儿,紧接着再逆时针转八圈,那道暗门就开了。

七上八下好了。

接着的四六不着?

那就是指吧台前面的两张高脚圆凳上了。

同样的。

也是不能二百斤以上的人坐上去,先右手边的高脚圆凳连着逆时针的方向转完四圈,再左手边的高脚圆凳顺时针六圈。

这个位置紧挨着的一根柱子笔直到酒柜侧面的一小堵墙体就会随之启动,而冒出一个能开保险柜的窗口。

至于这个保险柜与地下室内其他几个保险柜又有何区别?据他媳妇说这个就是存了一沓证件和武器。

说完这些,就吧台这片区域的位置。稍稍一抬头,瞅见了台阶那堵墙上方钉在墙上的欧式壁灯了没有?

一盏灯。

阴天小美女宽松牛仔背带裤自在出行图片

两灯臂。

这里又有什么秘密?

来了个~

三心二意。

这回的三心二意倒是无须再转一圈不转一圈的,想来应该是他关世叔就是再想它转一圈,人家也没法转圈儿。

既然不能转,那咋整?

扯!

扯总会吧?

两灯臂同时使劲往下扯三下。别怕,掉不了的,就整个人挂着扯也没事,但要是真信了?

就输了!

前提是要先把那盏灯正立着的给掉个头往下,然后才是两灯臂同时使劲往下扯三下,那就成了一道电网。

——地下室入口那道带密码的铁门就成了电门。再说台阶最后一级前面用来挡沙发区的隔断柜上方。

那上面可不就悬挂着一字排开的十盏小吊灯,别怕拉坏,就拉一拉不三不四的兄弟姐妹一二五六七八九试试?

整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地下室会刹那间一片雪亮,就连之前义爷爷甚未发觉电视柜那堵墙后面如今已打通的空间灯光都亮了。

再试试电视柜两侧角落的两盏欧式落地灯,还有电视柜旁边的落地座钟,再拉一拉其中四根柱子中间一堵墙体上的山水画,还有其中一堵玻璃墙隔开的藏宝室前面那一架十扇屏风试试。

很多时候,就连齐景年自己都不得不怀疑他关世叔是不是已经苏醒了前世的记忆,他就见没过这么喜欢用机关的。

遥想当年,种一片竹林,他关世叔都要摆上阵,好像又没什么。起码他关世叔现在就再也不会在院外布下阵中阵。

但也因为此处摆了不少的机关,又藏了不少东西,也够惊人的,因而所谓的“家庭影院”就移到了一楼,也鲜少让其他人进入此地。

毕竟真要想显摆的话,经关世叔一手调教出来的关关就完全可以亲自动手,根本没必要让关世婶在地下室一惊一乍的。

“笑啥?”

齐景年能说他一想起他丈母娘来一次地下室就怕了,她就生怕一不小心碰到哪儿突然蹦出个“惊喜”?

不能的。

笑话谁,绝对不能笑话岳母娘,没瞅他媳妇儿只要一听谁要是“夸”她娘“老实”,她一转身就拉下脸。

“没啥,就是觉得那里还没收拾,这里又多一大堆。”齐景年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向沙发区内堆起的礼品盒。

其实真要收拾,已经不单单是正月收到的礼物,天气一暖和,关关那些在海外定居的表姑表姨又寄来了不少东西。

像他们夫妻俩的衣物之类的礼物收到是基本上已经放到楼上的衣帽间,可像那些首饰配件等小玩意就一直塞到这里。

不是关关看不上这些小玩意,而是类似的东西实在太多,根本就玩不过来,加上她本身就不怎么喜欢往身上戴。

这不,用厚玻璃隔成的储藏室里面摆着的那上百口箱的嫁妆,其中仅首饰这一类就能让她每天换一套佩戴都够她三五年不带重复的。

就好比说这其中的镯子,抛去亲朋好友所赠的三百多对的龙凤镯,就老太太给曾孙女就有一箱子各种各样新镯子。

可关关戴了没?

没。

她还是依然戴着她那一串无色玻璃种中间一颗天珠的手串,最多就是婚礼期间取下,过后她还是会戴上。

他媳妇儿是个很念旧的姑娘。甭瞅她不是一般的喜欢金子,可让将金子往她身上挂的话,宁愿光秃秃的,她还嫌俗。

很矛盾的一个人。

就如这些嫁妆,整理好后,除了最里面如图书馆似的竖着一排排的书架上面古籍字画以外,她就连翻一下都嫌麻烦。

“这是啥,是琥珀吧?”关平安开了一个礼盒,拿出一串手串对着灯光照了照,“假的,九表姑又被骗了。”

“噗”的一声,齐景年忍不住笑出声。这位关大姑所出的九表姑也是位妙人,得知侄女喜欢字画,年前她就去了趟玉市。

结果,十幅字画里面就只有一幅是真品。老太太就笑称外孙女还不如直接给钱,她还不服气,说是她早就知道有假的。

这不是便宜嘛,便宜肯定没好货的。她就是想试试她侄女眼力,顺便试试她丈夫那个才子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

更有趣的是为人很是乐观,还很了解年轻人的想法。像摩托车,长辈们是有一个算一个反对家里孩子骑这玩意儿。

就连思想最开通的关老,他也是宁愿给孙辈购置这世上最昂贵的跑车,也不愿他们仨玩摩托车,可这位九表姑就送了。

用她的话来总结,就是“有”和“玩”是两码事。没事看看也好,别人家的孩子有,咱们家的孩子凭什么就没有。

没有摩托车的年轻人会跟不上潮流的,反正咱们家的孩子又不跟别人家的孩子玩赛车,摆着不开又有谁知道。

她是这么想,也这么干的。出国之前的一天就财大气粗的让人送来三辆不同颜色的进口摩托车以及配套的服饰和头盔。

这下子可吓坏了关世叔。

当天,他就没收了三把钥匙。

幸好关关兄妹俩人已经长大定性,否则真要是自幼在这种环境下娇生惯养出来,只怕一个个的都要无法无天。

“咱这些亲戚都很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