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氏说完,还故意问了周里正一句,“周里正,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周里正倒没想到毛氏是来要钱的。他捋了捋胡须,暗暗思忖,明姿这丫头日后终究是要靠阮氏长辈照拂的,毛氏这话其实也有几分道理。

“明姿丫头,”周里正年纪到底大了,声音沙哑,带着老人独有的颤音,眼神里的关爱根本藏不住,“你奶奶这事,于情于理,你确实也不好置身事外。”

阮明姿知道在眼下这个时代的人眼里,天地君亲师,孝之一字重要无比。

周里正这般,其实是在替她操心。

阮明姿想到之前周里正的照顾,她心中暗暗一叹,算了,既然决定要哄周里正开心,那就直接哄到底。

她看都不看毛氏一眼,爽快的应了下来,乖巧极了:“里正爷爷,你说的是。到底是我奶奶,哪怕我单独出来立了门户,也是不好置身事外的。”

毛氏眼里按捺不住狂喜,她脸上那忧伤的神色差点没绷住,她忙借着轻咳,掩饰着失态,但语气里的喜意却是压都压不住,“明姿你能这么想实在太好了,不枉你奶奶病中都惦念着你。”

阮明对着毛氏略一颔首,声音清甜得像是冰镇过的蜂蜜:“既是如此,二婶你暂且一等。我去拿钱。”

她转身回了屋子。

毛氏看着满院子里堆着的货,心砰砰砰狂跳。

不多时,阮明姿拿了个钱袋子出来,那钱袋子沉甸甸的样子,看着似是装了不少。

初秋白衣飞扬的树叶遮面女孩

好多银子!

毛氏按捺不住狂喜,上前一步,便要近乎于抢的去接阮明姿手里的钱袋子。

阮明姿不慌不忙,往后退了一步,笑道:“二婶,咱们既然是亲人,那就要互相体谅是吧?”

毛氏这会儿眼神都黏在那个钱袋子上,哪里还听得进阮明姿在说些什么。

阮明姿这说法,却得了周里正的赞许:“没错,亲人之间若是不能互相体谅,那叫什么亲人?”

阮明姿软软笑了下,这才把手上的钱袋子递给毛氏。

毛氏简直是迫不及待的夺了过来。

结果一入手,毛氏就愣住了。

脸上神色由青转白再转紫,看着难看极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打开那钱袋的抽口——继而差点把钱袋给扔出去!

怪不得看着沉甸甸坠坠的,里面放了一堆铜板,半块碎银子都没有,能不沉吗?!

事到如今,她哪能不明白,阮明姿这分明是在耍她玩!

毛氏若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记得周里正还在这,她这会儿能扑上去撕破阮明姿的脸!

毛氏僵着脸,拉大了那钱袋口,抖了抖,故意让周里正那边看到钱袋里的东西,她嗓子控制不住的尖锐起来,质问道:“明姿啊,你奶奶每天拿药花费都不止这些呢。你这么有钱,就拿这一点?这一点点铜板?!这就是你的孝心?!”

语气越到后头,越是控制不住的严厉。

周里正往钱袋里看了一眼,钱袋里装了不少的铜板。他倒没觉得有什么,阮明姿这一路走来有多难他是看在眼里的,这些铜板,在他看来,不少了。

这阮毛氏,实在是有点贪心。

阮明姿不动声色的瞅了周里正一眼,见周里正倒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可见是站在她这边的,她心中一暖,笑容越发灿烂:“二婶嫌少啊?可二婶是不是忘了,当初奶奶赶我出家门时,也不过就给了我一百来个铜板,还是先时我爹爹去世时我带过来的……这个钱袋里的铜板,可有二百枚呢!你若这都嫌少,当初给我那些,也没见二婶出来说半个字啊。”

周里正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事他记得。

把两个孩子赶出家门,给一百多枚铜板,不嫌给的少;这会儿人家孩子好不容易生活刚有了起色,尽孝心给了二百枚,这会儿就嫌少了?

也真是太过贪婪!

周里正告诫道:“阮毛氏,不要太贪心。二百枚铜板,很多大人一个月都挣不到二百枚!”

毛氏憋屈极了,她忍了忍,这会儿还不敢跟阮明姿撕破脸,只指着院子里摆着的那些货告状,“周里正,真不是我贪心。若明姿丫头家徒四壁,能给这二百枚铜板,那确实也是极大的孝心了。可她分明身怀巨款,还进了这么多货,怎么可能没钱?就给二百文,这是把她奶奶当成叫花子打发了吗?”

阮明姿心下冷笑,说真的,若非看在周里正的份上,她就算拿二百枚铜板去打发叫花子,都不想给毛氏半个铜板。

不过阮明姿的民间奥斯卡影后桂冠也不是白拿的,她作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委屈巴巴的指着院子里的诸多货物,“二婶你也看到了,我进了这么多的货,先前挣的那些银钱,都花光了啊。”她细细碎碎的抱怨着,“二婶没在县城讨过生活,怕是不知道,县城里的开销有多大!单是租那个铺面,每年就要好几十两银子,更别提我得经常回村里进货,把控质量,也没法长期呆在店铺里,请旁人帮着看店铺,还有请伙计,又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再除去我给村里各位叔伯婶子们的进货钱,根本剩不下几个!”

周里正的儿子是在县城做活的,他对这个也有所了解,闻言连连点头,越发不悦的看向毛氏:“确实如明姿丫头所说。倒是阮毛氏你,对着孩子的一片孝心挑三拣四还嫌少。依着你们先前的关系,人家明姿丫头拿出这么一笔钱来,已经是很孝顺了!我看你也不是诚心实意来给明姿丫头道歉的,就是来要钱的是吧!”

周里正这一席话说得毛氏脸色连连变了,她见周里正是真的动了怒,为了长远计,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她干笑着,将那个钱袋收入怀中:“里正哪里的话,哪里的话……多少都是孩子的孝心,我怎么会嫌?我方才就是着急了,这点钱顶多也就够明姿她奶奶一天的药钱……不够啊。”

阮明姿在一旁悠悠的补了一句:“不够又怎么了?二婶既然能送章哥儿去高秀才那读书,束脩都交得起,我听闻还挺贵的。怎么能交得起束脩,买不起药?奶奶的命还比不过章哥儿的学业?”

阮明姿这话准确击中了毛氏的三寸,她脸色青青紫紫的,差点骂出一句小贱人来,最后忍了好久,才勉强挤出个笑,“哎,你这孩子,咋这么说……你奶奶的命最要紧了,家里头哪怕是砸锅卖铁都要给你奶娘买药的……不说了,我得赶紧给你奶奶抓药去了。”

她死死的攥着那看着沉甸甸的钱袋,快步离开了阮明姿的小院,生怕走慢了一步就泄露出她真实的情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