嘱咐了一下女海妖之后,领队又是看向了李钊,咬着牙威胁道,“我警告,如果她少了半个毫毛,我一定要了的命!”

“我说是不是有病?”李钊眉头一皱,“要是不放心可以随时带走,我求着们留在这里了?再说了,她是监视我,我还要保护她不成?我不害她就不错了!”

听到这话,领队又是纠结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废话,回去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还照顾不了我自己不成?大事为重!”女海妖拍了拍领队的肩膀,信誓旦旦的开口道。

领队沉默了一下,又是叹了口气,然后忍不住摇了摇头,“好,既然这样,那万事小心!”

随着话音落下,领队也是沉重的看了一眼女海妖,然后扭头带着剩下的人离开了这里。

目送着一众海妖悄无声息的沿着山崖离开了这里,李钊才是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面前的女海妖。

“叫什么名字?”李钊开口问道。

“休想问出我的名字,我告诉,从我这里,什么都别想知道!”女海妖一扭头,冷笑着看向了李钊。

听到这话,李钊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嫌弃的看向了女海妖,“白痴!”

话音落下,李钊也是别过了头去,懒得再理会她。

看到李钊的表情,女海妖也是有些恼怒了起来,“怎么回事?看不起我?”

枫叶女生俏皮遮住电眼依旧风采照人

“我问名字,是想着以后该怎么称呼,不然喊女妖?我可以,只要不嫌弃!”李钊开口道,脸上有些无语。

听到这话,女海妖愣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这话有道理,当下也是抿了抿嘴,然后轻声道,“这个,这个,我叫朝颜!”

“朝颜?”李钊点了点头,略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女海妖的名字,倒是蛮好听的,还是个中药名。

“行!”李钊点了点头,然后道,“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准备去睡觉了,准备干什么?”

“我!”朝颜又是愣了一下,“我既然是监视,那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了!”

“随!”李钊无所谓的转过了头,然后抬步就是准备离开。

看到李钊要走,朝颜快速跟上,只是还没来得及走几步,便是看到李钊陡然回身,一把白色的粉末全部洒在了朝颜的脸上。

“扑通!”

朝颜甚至没有丝毫的后续反应,便是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动静。

“怎么?”看到李钊的动作,陈薇薇一惊。

“有些话,怎么可能当着她的面说,口口声声说监视我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李钊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人。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们几乎都没有说话,除了不理解李钊的所作所为之外,便是不清楚该怎么对待。

要说他们是妖,就算是斩杀殆尽也不为过,可是李钊却把他们给放走了,这让众人确实是有些不解。

“其实!”李钊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几人,“我之所以放他们离开,是不想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再节外生枝!”

“刚才那些妖物,其实若是让我杀了他们,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若是杀了,那就代表着他们任务执行失败,说不得,会有第二批妖物出现!”

“到时候他们又在暗处,我在明处,不好处理,现在这批妖,既然已经漏了头,接下来自然可以跟踪,掌握情报,这是第一个理由!”李钊缓缓地开口道,然后看向了众人。

赵淑媛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李钊的话的,宁雨柔眉头轻蹙,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陈薇薇自然百般都是听自己的。

而王曦的表情却有些不解,“区区妖物罢了,有什么好怕的?还怕打不过不成?”

“自然不是怕这个!”李钊摇了摇头,“对待妖物的态度,未必就是杀,但是如果他们侵犯了我们,那就只能以暴制暴了!”

“可是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

“我第二个放他们走的原因,就是想要了解他们的习性!”

李钊轻叹了口气,“说实话,目前为止,我们对妖物的了解还是很浅薄的,所以我们需要时间,需要机会来了解,他们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存在,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话音落下,李钊指了指旁边的朝颜,然后继续道,“首先,从领队那几个人的身上,可是查看到妖族的一些特征,习性,而其次,也就是我把她给留下来的原因,我是想要与妖族的语言!”

“妖族的语言?”听到这话,四周的人纷纷对视了几眼,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惊讶。

“不错,妖族的语言!”李钊点了点头,“这才是我的目的之一,所以,现在我就是想要从她的身上,学会妖族的语言!”

“当然,除了这两点原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过这个原因是出自我的私心,所以!”

沉默了一下,李钊突然轻笑了一声,然后淡淡的开口道,“我的意思呢,是不想让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这么轻松,给他们找点麻烦!”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抬起了头来,面面相觑,他们怎么都是没有想到,李钊竟然一下子想了这么多出来了,着实是让人有些惊讶。

“这就是我留下他们的三点理由,可明白了?”李钊反问道。

“明白倒是明白了,不过,我还有个问题!”旁边,莫道然思索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不过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又是抬头道。

“不妨直说!”李钊看向了莫道然。

“那么多妖物,干嘛非要找一个母的?”莫道然有些不满的嘀咕道,“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

听到这话,都不要李钊解释,旁边的几个女人纷纷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李钊,眼中都是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额!”李钊摸了摸鼻子,瞪了一眼莫道然,这人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反了天了!

不过莫道然的话都已经问出来了,李钊倒也不好不回答,只能是轻咳了一声,再度解释道,“方才我在问问题的时候,第一个说话的,就是这个女海妖,这就从侧面反映了一个问题,这个女海妖,应该是有些地位,然后,还管不住嘴的那种!”

“后来我又是故意开口套她的话,结果她竟然没有防备,所以我才选了她,简而言之,她没有脑子,好糊弄!”李钊补充道。

听到这话,一众人纷纷无语了起来,也不知道若是这女海妖醒着的话,会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