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说,郑巧思今天不应该来的。

她想让江漓漓道歉,坐等江漓漓低头认错就好了,何必特地跑一趟?

更何况,她还带了个人……

唐遇怀疑那个人有问题,让沈羡宁去查。

果然,是个雷!

盛景、唐遇、沈羡宁,三个人目光一致地看着江漓漓。

江漓漓秒懂他们的眼神——他们是想告诉她,她摊上事儿了。

她“咳”了声,“早知道的话,我刚才就……控制一下,不要那么嚣张了……”

“你刚才?”沈羡宁“啧啧”了两声,“那叫一个牛皮啊,都快天下无敌了!”

江漓漓:“……”她并没有感受到被吹捧的喜悦!

盛景抄起一份文件砸了砸沈羡宁,“你先出去。”

“这就出去!”沈羡宁拿着文件消失了。

短发清纯少女治愈系暖色图片

“漓漓,你也先去忙。”盛景说,“单独跟我们待太久,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郑巧思的事情……”

江漓漓想问,这件事是她自己处理,还是律所要参与?

如果让她自行处理,那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很好办。

“郑巧思投诉你的事情,不用担心。实在不行,我们把接待室的监控送到律协。”盛景摆摆手,“但具体的,我要跟唐律商量一下。”

“好。”

江漓漓点点头,出去了。

待处理的文件堆成山,但盯着电脑屏幕,她想起来的却是叶嘉衍。

如果让她自己处理这件事,要告诉叶嘉衍吗?

或者,她可以试着向他寻求帮助,哪怕只是听听他的意见……

她趁着这个想法还有余温,给叶嘉衍发了消息,约他中午一起吃饭,却被他调侃:

“这么快就想我了?”

……太没有创意了!

江漓漓还是假装掉进了套路,“是啊,叶总赏脸一起吃饭吗?”

叶嘉衍发了个表情包,“我约了人,你的想念只能持续到今晚了。”

???

什么呀!

江漓漓无语又想笑,没有问叶嘉衍约了谁。

他中午约的人,不是合作伙伴,就是一些商务人士,她没理由让他推掉。

那她不如,先自己想想办法。

江漓漓没有想到,叶嘉衍今天约的人是她爸爸。

江淮樾除了学校的职务,还给国内的一家大型企业担任法律总顾问,今天正好在CBD,叶嘉衍约他,他推掉饭局来了。

正好,他也有事要跟叶嘉衍说。

菜上齐后,叶嘉衍也没有绕弯子,问道:“爸,您对漓漓小时候和叶守恒的接触,有没有什么印象?”

江漓漓胆子小没错,但不至于看见个什么就紧张到不知所措。

她见到叶守恒的反应,太反常了。

江淮樾没想到叶嘉衍会问这个,脸色暗了暗。

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他依然记得很清楚。

“整件事,是漓漓那天回家后告诉我们的。大概是她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和秦老师带着她去看老爷子,正好叶守恒也在。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趁着我们不注意,叶守恒拉着漓漓去后花园。没有人知道他是想跟漓漓玩,还是……

“我和秦老师很后怕。张姨从那之后,也基本是寸步不离跟着漓漓。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漓漓竟然还记得当时的经历。那件事对她的影响,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

“……”

叶嘉衍对那件事有印象。

当时,还是他把江漓漓从叶守恒手里拉回来的,但他不知道叶守恒原本是想拉着江漓漓去后花园。

他喝了口茶,目光随着动作垂下去,像被乌云遮蔽了头顶一般晦暗。

“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江淮樾说,“我在律协工作的老同学告诉我,漓漓被投诉了。”

叶嘉衍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怎么回事?”

一开始接到投诉,江淮樾的同学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江漓漓”这个名字耳熟,而且从照片上看,小姑娘美貌惊人,甚至赛过了秦婉年轻时的风采。

老同学怕出纰漏,还是跟江淮樾确认了一下,没想到真是江淮樾的女儿。

他随后告诉江淮樾,江漓漓被投诉,是因为她泼了客户一脑袋的水。

“我听说这件事后,又担心,又觉得可以放心了。”江淮樾缓缓道,“我了解漓漓,她会那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意识到她懂得反击,我觉得可以放心了。但现在,我又怕她处理不好投诉的事情。”

的确事出有因。

叶嘉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江淮樾,末了,接着说:“我回去就找郑巧思谈谈。”

江淮樾抬抬手,示意叶嘉衍不用着急,说:“我想看看漓漓会怎么处理。”

叶嘉衍想起江漓漓突然约他一起吃饭。

她大概,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件事。

这么看来,有什么事,她其实是不会瞒着他的。

马尔代夫的事情,他应该继续调查……

“嘉衍,怎么了?”江淮樾看出叶嘉衍走神了,“担心漓漓?”

“有一点。”叶嘉衍顿了顿,又说,“不过,我也想看看她会怎么处理。”

结果,江漓漓还没来得及处理,郑巧思就把事情闹大了。

亚亚——也就是郑巧思带到律所的博主朋友,发布了一条消息,感慨小人物想维权太困难了。

言语间,亚亚透露出,她的朋友无故被黑想维权,某女星的朋友却用自己的影响力,让她的朋友找不到律师。她们去找女星的律师朋友,对方态度十分嚣张,还泼了她朋友一身的水。

网友猜不到女星的律师朋友是谁,但猜得到女星是林绽颜,而亚亚维权困难的朋友,是郑巧思。

郑巧思那边,转发了一篇鼓励自己度过人生低潮的鸡汤文。

粉丝沸腾了,扬言要挖出林绽颜那个律师朋友。

当然也有人质疑亚亚的话,亚亚放出了一段变声处理过的录音。

江漓漓今天早上跟郑巧思说的那些话,被剪辑了一番后,直接放了出来。

她几乎遭到网的声讨。

郑巧思等到事情发酵起来,才说已经

投诉到律协了,但对方在律协有人,很有可能会不了了之。

粉丝让郑巧思公开江漓漓的名字,郑巧思说算了,她想给对方一个机会。

江漓漓彻底懵圈。

如果不是知道真相,她都要觉得自己很过分了!

郑巧思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得到舆论的同情,彻底毁掉林绽颜的形象和事业。

但实际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还是她一个人在蹦跶。

林绽颜不出面也不出声,淡定得好像入定了。

既然这样——江漓漓想——就由她来冲在前面!

得到盛景的同意后,江漓漓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以自己的名义回应了这件事,开头就是一句“郑小姐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

事情就这么闹得更大了。

躺在酒店养伤的林绽颜,也终于发现,连江漓漓都被郑巧思拖下水了。

不管郑巧思在她身上使什么阴招损招,她都可以接受,但江漓漓是她的底线!

林绽颜联系了江漓漓,没想到江漓漓很淡定,说:“我今天有一整天的时间对付郑巧思。”

“漓漓……”林绽颜心里没底,“你具体,是怎么打算的?”

“你等着看!”江漓漓底气十足,“郑巧思很快就会明白,她惹错人了!”

林绽颜想,她不能让江漓漓一个人面对,“嗯”了声,说是不耽误江漓漓时间,实际上是想办法去了。

江漓漓回应之后,带着拷贝的监控记录去了一趟律协。

视频可以证明,是郑巧思无理在先。

事情越闹越大,律协回应了郑巧思的投诉,说江漓漓的反应虽然不值得鼓励,但事出有因,可以谅解,因此不对江漓漓做出处罚。

郑巧思的粉丝涌到小号底下,试图攻击江漓漓。

虽然直到这个时候,江漓漓的真实姓名和身份都没有曝光,郑巧思的粉丝只知道她在盛唐上班。

盛唐的官方账号遭了殃,甚至有人跑到唐遇的微博底下,请求唐遇处理他们所那个嚣张无礼的律师。

江漓漓最不希望的就是连累律所。

郑家还是有影响力的,郑巧思也算一个名人,如果她影响到律所的业务,律所的损失……

她还没计算出损失,盛唐就回应了她的事情,直接放出了在接待室的视频。

虽然打了码,但还是看得出来,是郑巧思先动的手。

发完视频,律所接着发消息,称亚亚发出来的音频经过剪辑,严重损害了他们律所的声誉,他们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盛唐太刚了,很多人反应不过来。

这下,郑巧思的粉丝没办法骂江漓漓了,转而攻击她身为一个律师,不应该这么无礼。郑巧思再怎么说也是客户,客户是上帝没听说过吗?

江漓漓当然听说过,但她想让郑巧思的粉丝知道,这个世界是讲道理的。

她没想到,有人比她动作更快,已经开始教郑巧思讲道理了——

她准备下班的时候,一条消息传来,说是民警上门,把郑巧思被带到了警察局。

问题是,谁会这么果断地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