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闵行:apldo找我老婆何事?aprdo

谭岳:apldo私事。aprdo

apldo我和我老婆之间没有秘密。aprdo

apldo呵,那你们结婚的消息是小舒告诉我的,你怎么不知道呢?aprdo

谢闵行抬眼看着谭岳,这是个情敌啊。

云舒坐下没多久,谢先生的办公室门才打开,走出来的不是西装革领的工作人员,而是前任影后朱焉。

云舒问秘书:apldo她来做什么?aprdo

秘书:apldo谈代言合同的事情。aprdo

云舒点头:apldo哦,那我进去了。aprdo

很快这件事情被云舒抛注脑后

秘书将云舒领到门口,敲门:apldo董事长,云小姐来了。aprdo

apldo让她进来吧。aprdo

长发大白腿美女穿毛衣家中自在生活照

云舒进去,看到谢先生低头正在处理文件。

云舒:apldo爸,中午我俩回家了,这是妈妈让我和谢闵行给你带的饭。aprdo

谢先生点头:apldo好,我一会儿就吃,你去找闵行吧。aprdo

云舒想问一些事儿,又不知怎么开口,就离开了。

刚到总裁办,就被秘书拦下:apldo云小姐,总裁正在会客。aprdo

apldo他也在会客。aprdo云舒问。

云舒自己点头,然后自认倒霉地摸索去了休息室。

过了会儿,云舒叫来秘书:apldo你去办公司里,给我的零食取出来几包吧。aprdo

秘书:apldo我不敢。aprdo

云舒:apldo你就打着公事进去。aprdo

秘书摆手,让她打着公事去办公室取零食,给她十个胆子也不够啊,apldo那我也不敢。aprdo

云舒脑海中蹦出一招,叫来秘书。

秘书听了云舒的话,一脸不确定,最后在云舒的鼓舞下抱着一份文件夹,敲门。

apldo进来。aprdo

秘书走在桌前:apldo总裁,这儿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字。aprdo

apldo先放这儿吧。aprdo谢闵行看也没看就说。

秘书反应快,随机应变:apldo总裁,这份文件很急。aprdo说着打开了文件夹。

谢闵行正要训斥手下,却发现文件夹里有一张a4纸,上边儿写着:谢闵行,我饿!想吃零食,让秘书帮帮忙呗。

饿字写的很大。

右下角还写着:望组织批准。

谢闵行捂着嘴角笑着签了apldo名字。aprdo

秘书看到后,拿着文件离开办公室。

云舒就在门口,秘书一出来:apldo怎么样怎么样?aprdo

秘书将文件夹给她:apldo云小姐你看。aprdo

打开后,签名处写着:组织不批。你听话的话,在休息室呆5分钟,零食马上送给你。

云舒老老实实待在休息室。

办公室内,谢闵行给谢董事打电话:apldo爸,小舒呢?aprdo

apldo她不是走了么?aprdo

apldo嗯,我知道了。aprdo

挂断电话,对谭岳说:apldo谭总,我老婆已经回家了。aprdo

谭岳:apldo别老婆叫着那么亲,最后是谁的还不知道呢。aprdo

谢闵行指着门:apldo门在那边。aprdo

谭岳离开。

谢闵行亲自将人送到电梯口,不是说谭岳这么大的脸面让他亲自送,而是他有些担心云舒突然出现。

直到人进了电梯,谢闵行才走到休息室对云舒说:apldo走吧,回办公室。aprdo

云舒:apldo你和爸爸都这么忙么?每天办公室都要会客,零食吃完后我就不过来了。aprdo

谢闵行交代秘书:apldo以后来客,直接带到会议厅。不要再进我办公室了。aprdo

秘书领命。

云舒:apldo别呀我刚才就随口说了一句。你别呀。aprdo

谢闵行:apldo不是因为你。想什么呢。aprdo

云舒失落的哦了声。

谢闵行拉着云舒的手近了办公室:apldo吃吧。aprdo

云舒坐在刚才谭岳做的位置,拆开沙发后的零食就吃。

云舒:apldo哦。谢闵行,公司真的能挺过这个难关?aprdo

谢闵行:apldo这就不是个难关。aprdo

云舒不说话了,又拆了两包零食,渴了,端起面前茶几上的杯子就要喝水,杯子被谢闵行夺走:apldo喝这杯。aprdo将刚才自己的水杯递给云舒。

云舒直接捧着一饮而尽。

谢闵行手中的那杯已经被倒在办公室的盆栽里。

云舒拿着刚才喝过的杯子又去接了一杯水,抱着喝,一边儿喝一边儿想着:apldo要是有辣条就美了。aprdo

云舒看着日历突然说:apldo还有7天就过年了。aprdo

谢闵行:apldo嗯。aprdo

云舒:apldo今年过年是我回家还是?aprdo

apldo在谢家。aprdo

云舒:apldo那你们一般过年都做什么?aprdo

谢闵行:apldo闵慎见朋友,大家一起吃顿饭,爷爷会有一些下属过来拜访,我和爸爸应酬。妈妈和西子和往年一样。aprdo

云舒:apldo你们公司不放假?aprdo

apldo还有四天放假。aprdo

云舒:apldo我爸的公司再过两天就放假了。然后陪我和妈妈去办年货,佣人也都是这两天给他们放假。鞭炮,摔炮,还有两块钱一把的烟火棒,星星棒,窜天猴,每年都要有的。你们没有么?aprdo

云舒说的种类很多,谢闵行看着云舒脸上回忆的笑容,看呆了,云舒有问了一句:apldo怎么了?aprdo

谢闵行:apldo我们没有。好玩儿么?aprdo

apldo好玩儿啊,特别好玩儿。我们家就我们三口人,我都是和邻居家的弟弟妹妹玩儿,过年在家中吃个年夜饭,看个春晚,简直美的不行。aprdo

云舒又问:apldo你们没有么?aprdo

谢闵行:apldo没有,往年都是闵慎从部队回来,隔两天就回去,西子吃过饭就回卧室,我直接去书房了,爸爸也是经常不回家。aprdo

云舒:apldo那多无聊。aprdo

谢闵行:apldo是挺无聊的,习惯了。aprdo

这一声习惯了,云舒莫名的心疼谢闵行,同时又暗自下了个决心。

云舒陪谢闵行在公司了又一下午,快下班了,云舒伸个懒腰:apldo老公,别工作了。咱回家吧。aprdo

谢闵行:apldo我把手头的这些处理完就回家。aprdo

谢闵行其实还有很多工作,偏偏,云舒有事相求时嘴特别甜,apldo老公,老公aprdo的叫着很顺嘴,而他又是个一听到云舒叫apldo老公aprdo就有求必应的人。

云舒:apldo那好,你快点儿。我去叫爸爸。aprdo

谢闵行点头。

董事长办公室。

云舒又来了:apldo爸,该下班了,回家了。aprdo

谢先生说:apldo好,小舒,你把这份文件给闵行。我一会儿下去找你俩。aprdo

云舒接过文件是公司年终奖的分配文案。

下楼,直接推门进办公室,文件放在谢闵行的桌上:apldo爸给你的。ap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