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啊!”听到李钊的话,朝颜接过了石头,然后顺口道了一声谢,便是举起石头准备砸地面。

但是很明显,她整个人顿了一下,脸色也是瞬间僵硬了起来。

紧接着,朝颜转过了头,看向了李钊。

“早上好!”李钊挥了挥手,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朝颜道。

朝颜张了张嘴,想喊,却又是闭上了嘴巴。

然后挥着石头就是李钊脸上砸了过去。

“我靠!”看到朝颜的动作,李钊也是一惊,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抹恼怒之色,然后匆匆往后退去。

可惜帐篷里面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李钊退了几下,便是退无可退。

而朝颜手里的那块石头也是飞了过来。

李钊心中怒骂,早知道刚才就不给她递砖头,而是直接抓住她的头发,给她个巴掌了。

只是砖头已到,李钊也来不及多干什么,抬脚就是踢了过去。

好巧之下,砖头就是被李钊踢飞了,然后砸在了帐篷顶上,又是以很快的速度反弹回来,最后砸在了朝颜的头顶。

粉红少女可爱迷人图片

“砰。”很沉闷的一声响,让朝颜整个人都是懵了。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被自己扔的砖头砸了之后,竟然是说不出话来了。

“报应。”李钊忍不住开口道,脸上也是变得幸灾乐祸了起来。

“你,你。”朝颜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嘴巴一瘪,整个人伏在了大腿上,呜呜呜就是哭出声来。

“喂!”看到朝颜竟然哭了,李钊也是愣住了,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尴尬之色,虽然心中尽力念叨着不把她当人看,可着实是有些困难。

“再哭,我就不客气了。”看到劝不住,李钊干脆就是脸色一板,然后冷冷的开口道。

谁料朝颜软硬不吃!

见实在没办法了,李钊索性叹了口气,不去理她,然后伸手去把她埋起来的东西给掏出来。

看到李钊不理自己了,朝颜也是慌了,连忙伸手去抓李钊,阻止他拿自己的东西。

只是这一动,满地的白色珠子散落下来,稀里哗啦的落在了地上。

看到如此一幕,李钊蒙了,抬头看向了朝颜,只看到朝颜眼角依旧还带着泪珠,那泪珠在李钊的目光中眼睁睁的化作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顺着脸颊滚落在了地上。

“你,你!”李钊脸色一变再变,显然惊愕,而后兴奋,紧接着又是紧张,最后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朝颜的肩膀!

“啊!”朝颜惊呼了一声,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紧张之色,然后急急忙忙的推开了李钊的手,有些警惕的看向了李钊,“你,你做什么?”

“我靠!”李钊也是忍不住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朝颜,然后略有些夸张的开口道,“鲛人泪珠!”

“你!”听到这话,朝颜脸色一变,急忙擦了一下眼睛,再看看满地散落的珍珠,又是急忙抓住了泥土,想要把它们给掩盖住,“你看错了,不是的,这不是珍珠,这只是,只是,,”

朝颜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心中也是后悔不已。

作为人鱼一族的公主,泪滴化成深海的珍珠一直以来都是她们所特有的一种可以说是异能的东西。

之前朝颜早就习惯了一哭便有稀里哗啦的珍珠往下掉,可是刚才没有反应过来,一时之间,竟然在李钊的面前暴露了这一点,这让她担心不已。

因为鲛人能够滴泪成珠的传说,所以很早之前,便有人为了这些珍珠大肆的捕杀人鱼一族,一直到后来人鱼一族部藏起来,销声匿迹了将近百年,才是稍稍好转了一些。

可是没想到竟然又在李钊的面前暴露出来了。

看到朝颜伸手想要把那些珍珠掩盖住,李钊却是急忙抬手,一把抓住了朝颜。

“你,你想干什么?”双手被控制住,朝颜也是脸色微微一白,想要奋力的抵抗,可是直到此刻她才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竟然根本调动不了了。

“你封住了我的灵力!”朝颜有些惊恐的看向了李钊。

她明白了,自己恐怕陷入贼窝了,一直以为自己是来监视李钊的,可是现在她才反应过来,分明就是自己被李钊给扣押了。

“你这眼泪!”李钊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朝颜的脸,或许是因为震惊,手上的力量不由得大了几分。

而与此同时,朝颜也是痛呼了一声,眼睛又是忍不住一红,嘴巴一瘪,紧接着,眼泪就是哗哗的落了下来。

那眼泪离开了眼角,瞬间便是化成了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了李钊的手上。

李钊也是顾不得哄朝颜了,急忙将那珍珠凑到了眼前,使劲儿的看着。

晶莹剔透的珍珠带着一丝丝的淡粉色,还散发着清香,这让李钊有些惊讶。

再咬了咬珍珠之后,李钊越发的诧异了起来,“你们人鱼一族,真的能够一哭就落珍珠啊,还真是让我没想到!”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听到李钊的话,朝颜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紧张的开口道。

“我能干什么啊!”李钊抿了抿嘴,见朝颜眼眶红红的,这才是觉得有些心软,急忙哄道,“行了行了,不要哭了,乖啊!”

“你先不要哭,我先把珍珠捡起来,好吧!”李钊一边哄着,一边把地上散落的珍珠一颗一颗捡了起来。

“以后,你在我们面前,千万不要哭,否则的话,这让人看到了,肯定要惊呆了,对你也不好!”李钊开口道,将那些珍珠纷纷准备了起来,然后放在了朝颜的手上。

听到李钊的话,朝颜一愣,眼中浮现出了一抹不解之色。

不应该啊,怎么李钊这样对自己?现在的他不应该是一脸贪婪的抓住自己,然后逼着自己哭,给他制造财富吗?

“你!”想到这里,朝颜也是诧异了起来。

“我什么我?”李钊翻了一个白眼,“收好了,这些珍珠不要随便漏出来,虽然不是成色最好的珍珠,可是好歹也是不错的,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到时候见财起意,你就完了!”

“你!”朝颜更加的惊愕了起来,这李钊竟然是觉得自己的珍珠成色不够好,所以才不要?

想到这里,朝颜越发的恼怒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李钊摆了摆手,虽然惊讶,不过见过了,也就这样了,所以李钊再度把注意力放在了先前朝颜所挖的那个坑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