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寒考虑了几下,随后笑着摇摇头:

“我此行还有要事,怕是没时间担任贵行的供奉。”

刘掌柜怔了怔,旋即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

“公子想来并不了解我们灵山药材行,如果公子日后改变了主意,可来寒江府麒麟城找在下。”

言罢,他便与苏寒抱了抱拳,带着众人离开了港口。

“灵山药材行看来也不是等闲商行。”

苏寒笑了笑。

他从刘掌柜的口气之中,听出了一丝自信,这种自信不是源自于刘掌柜自身,应该是他背后的灵山药材行。

“就在那,就是那位把龙老七丢下海喂鱼的!”

突然,一群人匆匆赶至,这群人身着黑色劲服,身上绣着鱼龙。

前边有一个颇为眼熟的家伙,此刻正指着苏寒朝身边一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小声说着什么。

港口的百姓和一些江湖武者见到这群人,纷纷避让开去,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

如花似玉两个辫子女生出彩亮丽写真

鱼龙帮,在寒江府中颇负恶名,因为帮众良莠不齐,所以经常发生鱼龙帮欺压百姓之事。

可是鱼龙帮的帮主,是一名元始强者,这种能够短暂御空的强者,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因为他的存在,也没有势力会因为被欺辱的百姓而去动鱼龙帮,毕竟没什么好处,还可能会与一名元始强者彻底结仇。

“那位公子是不是得罪鱼龙帮了?”

“那就惨喽,得罪了鱼龙帮,要是有钱还好说,赔点钱可以解决。

如若没有钱财,那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可能丧命。”

“听闻鱼龙帮跟官府的交情不错,其帮主与本地的那位掌管刑罚之事的赵提刑称兄道弟,就算是闹出了人命,也没多大事。”

四周一阵窃窃私语。

李庆在不远处指挥船员卸货,恰好看见这一幕,神色接连变幻了几下,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这都是命啊。”

他认为苏寒被鱼龙帮的人拦在了港口,注定要狠狠掉上一块肉,才有机会离开了。

鱼龙帮的武者迅速来到苏寒身边,把他包围了起来。

“想不到吧,我是龙老七的兄弟,这一路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有机会告知鱼龙帮的所作所为!”

一名中年壮汉指着苏寒,冷笑道。

对方也是船客之一,不过当时苏寒询问谁与龙老七有关系的时候,此人不仅没承认,反而跟着其余人一起骂了龙老七几句。

“为什么不一直忍辱负重下去?如此一来,或许能救一命。”

苏寒轻轻叹了口气。

对方怔了怔,脸上露出一抹狞笑:“的意思是,这么多人,还不是对手?

可知道这位是谁?这位乃鱼龙帮周堂主,龙老七就是周堂主的手下!”

鱼龙帮内只有六道武者才有资格担任堂主之职。

对方这般自信,也是因为他不认为苏寒有多强,顶天是六道初期,今日周堂主带了十几名鱼龙帮的帮众前来,不可能收拾不了对方!

“我问,知不知道龙老七,是鱼龙帮的帮众。”

周堂主冷冷的看着苏寒,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苏寒淡淡的道。

“如果不知道,我只取双手。

如果知道,我则取性命。”

周堂主淡淡的道。

“区区一个六道初期,凭什么……取我性命?”

苏寒双脚一动,人已经出现在周堂主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肚皮上。

恐怖的巨力,瞬间打碎了周堂主的五脏六腑。

但他毕竟是六道初期,这样的伤势还无法让他立即毙命。

周堂主弓起身子,如一头煮熟的虾米,下巴靠在了苏寒的肩膀上,嘴唇微动:

“,,……”

眼泪,在他眼眶里滚动。

不是伤心。

而是疼痛的眼泪。

“下辈子投胎,记得把眼睛长大一些。”

苏寒轻声道。

轻轻一推,周堂主的身子便轰然倒地,双眸再无生机。

四周的鱼龙帮帮众看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周堂主身为六道高手,竟然一招就被打杀了?

先前去通风报信的那名中年壮汉脸色煞白的看着苏寒,嘴唇在哆嗦。

当他看见苏寒朝自己走来后,立马声嘶力竭的吼道:

“快拦住他啊!他杀了周堂主,们不拦住他,们回去也交代不了!”

言罢,他转身就逃。

远处的李庆看着这一幕,有些惊愕。

四周的百姓也看呆了。

对方竟然能一拳打杀周堂主这样的高手?

这群鱼龙帮帮众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立即挥舞着武器朝苏寒冲杀而来。

不过一个刹那。

他们就全倒飞了出去,有的运气不好直接毙命,有的重伤将死。

苏寒只用了三息时间,就追上了那名中年壮汉,把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中年壮汉身体顿时一僵,无论他再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肩膀上那只手。

“大侠,我错了。”

中年壮汉转过头,鼻涕眼泪横流。

“错了就好好反省。”

苏寒淡淡的道。

“我会的,我会的。”

中年壮汉连忙点点头,心中惊喜不已,对方竟然不杀他?

他这个念头刚起,脑袋就被苏寒拍了一掌,恐怖的巨力,生生摧毁了他的脖子,脑袋差点都被拍进了胸腔之中。

“换做在下界,这一掌,他连个细胞都无法存在了……”

苏寒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轻轻叹了口气,便朝港口外走去。

对于此界的力量压制,他依然有些不太习惯,但他明白,等他离开此界,回到下界,手段将会变得比以前恐怖无数倍。

苏寒离去后,才有人壮着胆子跑到周堂主等尸身身边张望。

“快去报官吧……”

“报什么官,去通知鱼龙帮才是。”

“要去去,我可不想沾染这样的麻烦。”

“们知道啥?现在就去通知,说不准还有赏钱,真以为鱼龙帮完全不讲道理啊!”

有人冷嘲一声匆匆离去。

离开港口后,苏寒问了下路人,便得知万鬼门就在这座港口四百里外的万鬼窟里。

彼时,鱼龙帮帮主正与本地执掌刑罚之事的赵提刑一起饮酒作乐,当他得知门下有一名堂主,死在港口后,便猛然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赵提刑见状,淡笑道:“怎么了?何事让周兄如此生气?”

“有人,杀了我侄儿!”鱼龙帮帮主脸色阴沉,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