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主任点点头。

   所有的护士都把安雪沫围在中间。

   沈寒宸则紧紧的握着安雪沫的手,拿着毛巾给她擦汗。

   里面的生产如火如荼的进行,外面的人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

   安雪沫羊水破了的消息,一下就传了出去。

   宇文桀领着乔素素,从宇文老宅的家里直接跑了出来,驱车赶到医院。

   两个人刚下车,便撞见了同样风风火火赶来的安博弈和沈梦光。

   而沈星光这头一下车,就看见了并排着停着的那辆宝马里出来的萧景玉。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各自别开目光,冲进了医院里。

   产房的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老爷子在管家的搀扶下,焦急的等待。

   徐慧兰也赶来了,给徐慧心递了一口水。

   浅栗色短发少女的户外冷色系图片

   “姐,瞧给你急得!这孩子生出来了,是不是沈家的血脉,还不好说呢!”

   徐慧心瞪了徐慧兰一样。

   “闭上你的嘴,雪沫在里面冒着生命危险生孩子,你在外面风言风语的乱叫什么?你要是再说她一句坏话,我就让人把你撵出去!”

   徐慧兰吓得噤了声。

   乔素素听到产房外传来安雪沫痛到极点的惨叫,急得红了眼眶,用手背抹着泪水,忍不住的哭出来。

   宇文桀站在她身后,轻轻的搂着她,低声安慰。

   “没事的,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安博弈满脸焦虑地在产房的门口走来走去,不停的走来走去,看的沈梦光眼花。

   “行了,博弈,你别再走了,你怎么比我姐夫还急呢!”

   安博弈狠狠地瞪了沈梦光一眼,吓得沈梦光缩了一下脑袋,便再也不敢说话。

   沈星光也急得不得了,心里面既激动,又紧张。

   萧景玉看着沈星光单薄的背影,抿着唇,不说话,乌黑的眼眸深处,是深藏不露的情绪。

   产房里面。

   经过了漫长的十多个小时。

   安雪沫疼的整张小脸都痛苦的拧在一起,两只手紧紧地揪着床边。

   妇产科主任和旁边的护士都在给她鼓劲。

   “加油,再努力一点!”

   沈寒宸看着安雪沫因为生孩子而疼痛扭曲的脸,不停的给她擦拭着汗水,原本清冷的眼眸里,此刻已经是一片血红,激动地泛着泪花。

   “沫沫,如果我可以帮你生就好了,看你这么痛苦,我好难受!”

   医生和护士继续鼓劲。

   “沈太太,再努力一点,已经可以看到孩子的头了,你要再用力些!”

   安雪沫紧紧的咬着牙关,整张脸上是汗水,头发凌乱的散在枕头上。

   她睁大了双眼,眼白的部分都充了血,拼命的大叫一声。

   “啊!”

   医生点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用力,羊水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如果再生不出来,孩子可能会缺氧,为了孩子,为了做母亲,最后,最后用一次力!”

   沈寒宸紧紧地抓着安雪沫的手。

   “加油!老婆!我们的孩子……快出来了!”

   安雪沫拼尽身最后一丝力气,张大嘴巴发出一声破空的吼声。

   一个小小的,肉嘟嘟的,温热的小婴儿就这么诞生了。

   婴儿蹬着双腿,发出了来到人世间的第一声啼哭。

   “哇………”